龙海信息网
科技
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

诸武争锋 正文 第十五章 为天下苍生谋不平之人

发布时间:2019-10-13 00:27:03 编辑:笔名

诸武争锋 正文 第十五章 为天下苍生谋不平之人

随着钟声响起,第一考淘汰试宣告结束。

近千考生淘汰者十之七八,似乎有点太不近人情,令四方人士不满之余议论纷纷,然而又无可指责,无极宫需要的是天才中的天才。

这将又是几家欢喜几家忧。

这次考核之上,最大的几个看点莫过于来自剑山的霍海,来自大良国的鹿家两丫头和来自西荒的向源郎,这几人似乎隐隐有六年前许家的味道。

当年大考,许家的许相依便是最大的一匹黑马,如今在无极宫众多入门弟子间算是非常出众的一员,被宫主和几大长老一致看好,那许相依有望在近几年内五境大圆满进入登堂入室弟子之列。

所以,今日许家的几位长者,便理所应当的成为了各位陪考家长争相讨好的对象。

霍海虽然长相并不出众,但场上的表现却是可圈可点,他是今日为数不多让陈申平另眼相看之人,记忆力极其的惊人。来自鹿家的双生丫头鹿小跳和鹿小立虽然表现距霍海差了分毫,但因为是双生丫头,长相秀美,记忆力同样出众,便令的在场人刮目相看了。

还有西荒的向家,完全沿袭了向家的诸多优点,抛开相貌不说,性格稳重,处变不惊,只这两点便值得很多天才少年去学习,何况向家乃是西荒四大家族之一,财力之雄厚令人咋舌。

在回田舍的路上,箫剑生显得忐忑不安,心神不定,并没有因为通过淘汰一关冲淡半分。

他担心在接下来的三场考核中,自己也会成为被淘汰之人,毕竟他面对的是一众天才少年,都是些家底殷实的大户子弟,见多识广,想反,他所读书籍有些少的可怜,仅限于养父桌头上哪几本发了黄的卷角书,好在他所求并非脱颖而出,只要能留在无极宫便足矣。

另外,他还担心柳慕白识破身份。

今天柳慕白看他的眼神,他总感觉那双眼神中藏着很多东西,好在那搅局人的出现,分散了柳慕白的注意力,不然柳慕白会不会当场把他指认出来?

箫剑生没敢往下想,觉得想多了也没用,现在已是箭在弦上待发,没有退宿之地

箫剑生紧紧的攥着那块腰牌,虽为青竹而制,但握在手中却是温婉如玉,清凉沁人,他就这么紧握着摩挲着,像似牵着妹妹的手一样舍不得放开。

箫剑生走的不快不慢,脑海里也是不紧不慢的想着上午记忆考试的诸多事。

比如那篇《守天辩日》,里面有很多东西他没法理解,但却觉得讲的都是大道理,肯定会对他日后的成长有用,索性他就一边随着人流往前走,一边想着那些枯燥的字句。

天为极,道为终,天之外不可知,道之外不可想,天道是永恒……

是不是可以理解为天道便是终极,便是永恒,那天道又是何物?

为何天之外不可知,道之外不可想?

莫非天外有天?还是修行之人越修越白痴,最后把自己都修糊涂了。

他当初也是一时兴起,竟然说自己的道便是永恒,如今连一层境都没有摸到的人,敢妄称自己的道便是天道,他现在想起来都觉得脸红,好在当时说的声音低,再加上没有人会注意到他,箫剑生这才稍稍放心。

箫剑生在回田舍的路上,看到了一位风度翩翩的少年,正北几个一脸认真的少年包围期间。

其中一个少年说道:“向源郎,被淘汰并不觉得多可惜,毕竟家父年迈大批的生意需要我来帮衬着经营,只是有些莫名其妙的不甘,你如何能做到不受干扰,还请告知。”

被叫做向源郎的少年故作神秘的一笑说道:“只有两种可能,其一,你不在修行者行列,就感受不到字里行间文字的困扰,其二,需要你在洞悟之余还要有十足的毅力排除干扰,方能捅破万字文中那层无形的堡,这便是淘汰试的玄妙之处,看似简单,实则玄妙至极。”

箫剑生侧耳旁听,连连点头。

在快接近田舍的时候,箫剑生又看到了霍海,正在和一名无极宫弟子称兄道弟的攀谈,两人显得很亲密,直到箫剑生出现,霍海才狠狠的瞪了他一眼,随即带着那名弟子快速的走开了。

箫剑生望着霍海鬼鬼祟祟的身影狠狠的握了一下拳头。

简单的吃过午饭,箫剑生怕误了下午的考核,就没敢睡觉,一直到有无极宫的弟子过来,确认完腰牌又核实了名字,便领着不到二百人再次向天一书院走去。

还是青石坪位置,还是那个姓陈的老教习,只是手中的书换了,换成了一摞还没有装订起来的黄色单页纸,纸张很旧,边角已经磨出了毛。

在他们经过时,陈申平正在聚精会神的翻动那些发黄的纸张。

随着一道钟声响起,陈申平停下了手里的动作,眯着眼睛望着下首的众考试,眼神还是一样的冷,冷的有些残忍。

“文以明道最讲求自然之道,以文悟道,文则有益于天下,以道治家,治国,治天下,修行之道也如此,只有悟其中之奥义,才能重走前辈的辉煌之路,曾经有位故交,文采之高足能成为天下儒学的范典,成为天下诸国文武百臣案上之常客,曾有好学之士评论,此人文采足能与大夏国士禄文中比肩,今天的考核内容就出自这位故交之手。”

陈申平简而言之对文与道的透彻理解,下首考生听的是如痴如醉,只可惜,陈申平只字不提他哪位故交的名字,只会勾起众人的好奇之心。

就在这时,一个摇着折扇的公子哥欣然说道:“据我所知,那禄文中早已隐退,倒是奉天王朝还有一人,文采完全可以和禄文中齐眉,可以说是享誉天下也不为过,此人虽出生草野,但如今是奉天驸马都尉魏向文身边的人,要知道那魏向文可是文状元出身。”

霍海饶有兴致的接话道:“你说的此人可是孙廷博大学士?”

霍海说完之后,脸色带着三分得意,似乎觉得同为奉天人士,脸上有光吧,他还故意看了一眼陈申平。

只见陈申平冷着脸摇了摇头,示意无极宫几名弟子将考卷分发下去。

几息后,箫剑生轻轻的接过那薄如蝉翼的考卷,小心的铺平,在他看清这篇千字文的标题后两道剑眉忽然凝结起来,粗重的鼻息吹斜了考卷,他颤抖着双手缓缓的扶正,然后闭上了眼睛。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他依然没有动笔的迹象。

柳慕白再次不经意的看了他一眼,陈申平看着这个不争气的家伙,要不是有宫主在场,估计早提着耳朵赶人了,真乃朽木一块。

有已经作答完的考生长出一口气,看了看四周,面露浅笑,在看到箫剑生时,对着自己的考卷连连点头,这其中霍海作答最为迅速,他第一时间搁笔。

几乎就在所以考生都挺直了腰杆,坐等那一声钟鸣的时候,箫剑生终于抬起头睁开了眼。

他毫不犹豫的在『臣不谋于荆棘,天下人和,民同乐,东扶犁,西修平,南渠分水,北草孤危,则金可拔』这行字的正下方工工整整的写下了三行小楷。

第一行,臣不谋于荆棘,天下人和,应为:臣不谋于荆棘,天下为和。

第二行,《治于大同者论》全文九千七百六十二字,一百七十三个同字,需全观,方解其大同之意,本卷千字文,有以偏概全之疑。

第三行,也就是关于《治论》文作者的简述,他再次用小楷修改,将文雅之士改为,为天下苍生谋不平之人。

就当箫剑生沉甸甸的将最后那人字写完时,他发现青石坪寂静异常,所有的人都在盯着他看。

他看到春风阁中诸人对他指指点点。

他看到陈申平早已停止了整理黄页的动作,眼神异常清淡。

……

箫剑生脸色凝重,小心翼翼将考卷抚平放正,恭恭敬敬对着考卷鞠了三个躬,悄然退去。

双鸭山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北海白癜风
济南白癜病医院
双鸭山好的癫痫病医院
北海白癜风好的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