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海信息网
育儿
当前位置:首页 > 育儿

好事婹多磨经济学家谈联想并购IBM风波

发布时间:2019-11-25 07:00:06 编辑:笔名

中国IT企业最大跨国并购案,恐怕是好事要多磨?

本来,这一桩数额高达12.5亿美元的买卖,自去年12月8日联想宣布收购IBM个人电脑事业部起,一直在按约有序推进。可前天消息突然:美国政府方面以“国家安全”为由,将调查决定是否暂停或取消这一并购活动。

棒打鸳鸯,还是例行公事?无论如何,联想并购IBM,是改革开放20多年后中国本土企业第一轮国际化高潮中的一大手笔,本身就值得关注。

斡旋只剩12天

昨日,联想上海分公司有关负责人表示:联想正积极配合美国有关方面进行调查。

说起来,多少有些事发突然,好端端一桩跨国买卖,突然就前途未卜了。

本来是一切都应已谈妥。联想收购IBM的个人电脑事业部,囊括其全球台式电脑和笔记本业务,组建世界第三大个人电脑厂商,进击全球500强,付出的代价,包括价值12.5亿美元的现金和股票,外加承担起IBM的5亿美元净负债,交易总额高达17.5亿美元。

本来,消息宣布之后,也是要等待美国政府有关机构的审查与批准。今年1月底,联想与IBM的交易进入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的审查程序。

可就在这时候,美国有人警告说:联想的进入,“可能对美国国家安全构成威胁”,尤其“担心”联想收购的IBM北卡罗莱纳工厂会给工业间谍以可乘之机。据说有人“担心”的是,中国会趁机在美国政府机关电脑中预留“后门”或秘密进入美国政府络。

对此,联想中国首席运营官刘军认为,美国政府可能是受了诸如惠普、戴尔一些本土PC厂商的误导。他说,联想要成为世界性的联想就必须拥有世界性的胸怀,现在,联想拥有了世界性的胸怀,但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却表现得过于苛刻。

为消除这种“担心”,IBM公司曾提出三大让步:一,禁止联想公司的工作人员进入IBM公司在北卡三角地带的两幢研究大楼;二,将园区内数千名IBM员工迁往他处;三,IBM不向联想集团提供IBM的美国政府机构客户名单。显然,这已经让联想蒙受巨大损失,失去了美国政府机构这个大客户,新联想的市场拓展,恐怕还真会像“惠普”公司的广告所说:“联想,连想都不要想。”

然而,即便是这样的让步,即便是谈了3小时,但还是被拒绝了。

就此,形势似乎一下子严峻起来。根据美国法律规定,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必须在3月14日向布什总统提交安全背景调查意见,以便总统决定是否暂停或取消这一并购活动。

斡旋只剩12天。

去年曾拒李嘉诚

一桩纯商业性的买卖,真会威胁到美国国家安全?

中国科学院研究生院教授、IT技术评论专家吕本富认为:联想对IBM的并购,多少包含一些技术转移的因素,但要说这些技术转移一定会威胁到美国的国家安全,这纯粹是妄加推断。

“就个人电脑工业本身而言,这次并购肯定不会对美国高科技产业构成任何威胁。因为,个人电脑中核心的高科技部件芯片,并非由IBM生产,其余部分又并不含带任何战略性高科技成分,早已成为最大众化的产品。”

吕本富的观点,与美国一些学者不谋而合。波士顿大学商业学教授萨克德在英国《金融时报》上分析,IBM公司有数以百万计的产品,包括个人电脑都是在中国生产的,它已经成为一种“大路货”业务。此外,在全球化时代,界定技术安全已经越来越困难。含带技术的跨国企业并购行为不过是美国必须接受、并应随之作出调整的一种趋势,“美国人必须认识到,还有很多此类交易即将发生。”

至于这宗交易会否导致商业间谍窃取相关技术情报,在吕本富看来,反问一下就清楚了:“不并购就可以保证不发生这样的情况吗?这不是这宗并购交易会产生的必然结果。”显然,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提出的这些理由,“边缘化”了些,借口的成分更多。联想员工的质问更直接:“如果美国政府采购了联想的机器可能会危及美国政府的安全,那么中国政府采购了惠普、戴尔的服务器,算不算危及了中国政府的安全?”

这也许与少数思维僵硬的美国人的惯性思维有关。一涉及科技范畴的事物,这些人就特别敏感。他们对其先进技术外泄的担心,可以说由来已久。数年前,他们对日本三菱公司参与研制波音777等航空及电子项目,就表达过类似的恐惧。去年,李嘉诚的香港和记黄埔公司有意收购美国环球电讯,也因环球电讯在太平洋底拥有一条1万多公里的光纤,涉及科技因素,结果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介入调查,迫使香港和记黄埔公司放弃了收购。

不情不愿为那般

如果“国家安全”仅仅是一个幌子的话,那么要问:美国政府为什么不情不愿?

上海大学国际工商与管理学院教授陈宪说:“美国政府出面干涉,是意料之中的。一方面,美国看到像中国这样的发展中国家进入它的高科技行业,从心理上可能会觉得有失面子。另一方面,尽管PC技术不是IBM最高端的技术,但美国有些人,还是不希望被发展中国家尤其像中国这样的国家吸收。此外,美国有些人可能也会担心,一旦联想并购成功后,会慢慢地渗透到IBM的其它领域。”

的确,这里边多少掺杂些感情因素。IBM作为全球第一台电脑的生产者、美国IT行业的精神象征,如今,其一重要业务忽然由一家中国企业掌控,美国有些人的心里有过不去的“坎儿”。

吕本富提及,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两起收购事件,就曾触痛过一些美国人的神经:

第一桩,日本索尼公司从美国可口可乐公司手中获得了哥伦比亚电影公司的控股权,而后者是美国影视文化的象征,注册商标就是自由女神像,于是,当时美国界反应异常强烈:日本人难道打算夺取美国文化吗?

第二桩,日本三菱土地公司斥巨资连购14栋大楼,成为拥有纽约洛克菲勒中心的控股公司。就此,向来把洛克菲勒中心看成美国标志性建筑之一的一些美国人大声疾呼:他们买走了美国人的灵魂!

“进一步推究,我们还能从‘国家安全’的措辞背后,读解出美国的国家战略思考及对中国持有的矛盾心态。”复旦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张军分析说,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国家利益和战略思维方式,就好比在贸易、军售方面设定限制性条款一样,美国政府阻挠此次并购事件,只不过是在不同的案例上,做相同的文章。吕本富也称,其实三位要求调查这桩收购案的国会议员和美国新上任的中央情报局局长,都是美国政界顽固保守的右翼人士。

从业界来看,PC业务合作只是IBM和联想两家公司的事情,并购是企业行为,理论上政府没有干涉的必要,只需在程序上把关。“但美国政府仍然受控传统思维,惧怕受到中国经济崛起、国力提升的挑战,他们要捍卫本国在IT领域的绝对领跑地位。此次并购风波,便是一例。”不过,张军表示,这种不明智的“守城战略”,势必会受到全球化浪潮的冲击。

谈崩也没啥损失

现在的问题是,既然美方提出了“国家安全”问题,联想和IBM想合作成功,就得积极应对。

一直关注此事的复旦大学经济学院副教授周翼,认为获批准的可能性还是存在的,“最后的门还没关死。在这笔买卖中,联想和IBM是平等的合作伙伴。联想现在要做的是,就是要想尽一切办法消除美国政府的担心。甚至可以间接地通过IBM对美国政府施加压力。”联想上海分公司有关负责人表示,联想配合IBM,已在美国组建了一个庞大的谈判队伍,以配合调查。

除了谈判,复旦大学太平洋金融学院院长张晖明也热心建议:一,联想可请美国政府具体解释“如何危及美国国家安全”;二,可想办法通过其他渠道,在各种场合帮助消除“威胁论”,“比如可请一些诸如国会议员之类有影响力的人物,在公开场合帮助解释,多强调全球化时代全球科技资源共享的观念,必要时,还可要求调查方举行听证会。”

“事情的前景,不外乎这三种可能。”张晖明分析,一是IBM和联想能够说服美国政府消除疑虑;二是,如果美国政府对这笔买卖根本就很“感冒”,那再怎么争取也徒劳;三是,如果IBM追加的让步太厉害,过分损害联想利益,估计买卖也只有告吹。

要是审查通不过,也还有办法。上海社科院经济景气研究中心主任刘松介绍说,可通过美国当地州法院、联邦法院等仲裁机构进行判决。“不过,这将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仅取证时间就可能长达十年。”

万一生意不成,联想岂不是亏大了?

联想方面消息是,至今为止,这桩跨国大并购那12.5亿美元,联想并没付过。

也就是说,真要谈崩了,联想也没啥损失,反倒是做了一次大广告。

跨国并购有启示

跨出国门这一步,难道这么难?众多专家纵论此次风波的三大启示:

一,中国企业走出国门并非易事,它需做大量的细致的工作,比如对异国的法律、市场规则、民众心态等等,都要做深入研究,以尽可能地减少成本,减少迂回曲折。

二,现在美国提出“并购危及美国国家安全”,其实这句话在很大程度上可能是外交辞令,“安全”本身就是一个很模糊的词汇。今后在商业谈判中,还是要过细。

三,IBM和联想的谈判中,理应就技术安全等问题进行过商讨,但在这一方面,企业的专业程度肯定不够,而咨询公司、投资银行等中介机构,责无旁贷。重视并购中的政治风险,也是此次风波给中国其他企业的一个警示。

“其实,即便是美国国内,两大巨头的并购,为防止垄断,并购方案都可能被否定,何况联想这家中国公司?艰难可想而知。”专家们表示,其实从一开始,我们对联想与IBM并购一事,就应该持“审慎地高兴”的态度。

“当然,不论从国家利益还是从商业利益,联想并购IBM个人业务,我们都希望这笔买卖能够成功。即便这次不成功,我们也希望更多企业能够学习联想的勇气,敢于走出国门,敢于在国际市场上,迎风搏浪。”

赛车
科技
经典案例